索引
  • 名人轶事:吴湖帆的中秋夜
    本来期待的佳节美景,却如一场好梦无端被斜风吹散。下半阕则叙及词人心中一件不能释怀之事:周鍊霞是如此美丽(英姿佳丽),又如此聪明(偏生慧业),就不要怪我对她一往情深(莫道情钟)。只是后悔彼此相逢得太晚,如今我已是白发成翁了。
  • 墨点无多泪点多——朱耷的身世与绘画风格
    朱耷以大写意的笔墨,将自己的满腔悲愤发泄于作品之中,让自己的灵魂在作品里安驻、解脱与永生。他的最大贡献即在于使延续了数百年的文人画更加拟人化,形象、立体、鲜活,赋予了更多的生命色彩。因此,他是开创性的,具有伟大的里程碑意义的。
  • 闻立鹏:追寻至美的脚步 始终不曾停歇
    “几乎每次接受采访都会被问到我父亲,确实,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,而且是一辈子的。”闻立鹏很难绕过父亲闻一多的光环。但显然,这光环远非世俗意义上的光环,而是成为一种永恒的精神指引,一座审美王国里的闪亮航标。
  • 傅文俊:摄影艺术应该有不断的创新
   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于2018年9月20-23日回归上海展览中心。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自2014年推出以来,以国际化专业标准和成熟的中西方交流平台建设,见证中国摄影市场的迅速成长。
  • 怀念陈复礼先生:一位令人景慕的摄影家
    陈复礼走了,但他的风范常在,精神长存。
  • 李苦禅:这才是大写意的气派!
    作画先不求好,先要求合理,合自然的理,比如画花卉,木质硬的多生直角,软者多生锐角。枝叶有对生的和不对生的,即轮生和互生的。
  • 乐震文《入山秋意 出岫云心》
    从执掌上海书画院,到兼管上海徐悲鸿艺术学院,到一起创办上海觉群书画院,乐震文带着同好们主动走出去,积极促进上海书画家与外埠画家的相互交流与促进,为更好的展示上海新时代的丹青面貌可劲折腾。
  • 李宏斌:“三心”绘丹青
    守住匠心,行得更远。2017年9月,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文化之旅走进老挝。当时仅有20名中国艺术家参加并进行文化交流,李宏斌名列其中。
  • 我的爷爷肖龙士
    爷爷名叫肖龙士,是个画家,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们跟着他住在安徽省文史馆。那时候,爷爷已是八旬老人,除了眼睛高度近视、安装了假牙以外,身体还比较硬朗。
  • 陈力:梵高就是黑夜中的一点星光,让我坚持创作下去
    关于绘画可以言说的有很多,每一个创作者都有一个自我建构的话语系统,并且在其中注入其特有的精神性思考与表达。
艺术名家
艺术家云
网络艺术家
扫描二维码
手机浏览本页
回到
顶部

客服电话:18956011098

©2005-2018 zhuoke.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-1